南通市

南通 南通市 南通歷史沿革 南通行政區劃 南通地理環境 南通自然資源 南通人口民族 南通經濟 南通交通運輸 南通政治 南通社會事業 南通歷史文化 南通風景名勝 南通地方特產 南通著名人物 南通榮譽稱號


南通,江蘇省 地級市,位于 江蘇東南部, 長江三角洲北翼 ,簡稱“通”,別稱靜海、崇州、崇川、紫瑯,古稱 通州。南通是 上海大都市圈北翼門戶城市、中國首批對外開放的14個沿海城市之一、長三角北翼經濟中心 、現代化港口城市 和 國家歷史文化名城 。東抵 黃海,南瀕 長江,與 上海、 蘇州隔江相望,西、北與 泰州、 鹽城接壤,“據江海之會、扼南北之喉 ”,被譽為“ 北上海” 。南通集“黃金海岸”與“黃金水道”優勢于一身,擁有長江岸線226公里,是江蘇 長江經濟帶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漲沙沖積成洲,南通成陸至今已有5000多年的歷史。自 后周 顯德三年(956年),建城至今已有一千多年歷史。南通市下轄3區、1縣,代管4個 縣級市,面積8544平方千米 。在中國近代文化科教史上,南通創辦第一所師范學校、第一座民間博物苑、第一所紡織學校、第一所刺繡學校、第一所戲劇學校、第一所中國人辦...

詳情

南通市地名網_江蘇省南通市資料簡介


江蘇省南通市介紹

南通,江蘇省 地級市,位于 江蘇東南部, 長江三角洲北翼 ,簡稱“通”,別稱靜海、崇州、崇川、紫瑯,古稱 通州。南通是 上海大都市圈北翼門戶城市、中國首批對外開放的14個沿海城市之一、長三角北翼經濟中心 、現代化港口城市 和 國家歷史文化名城 。東抵 黃海,南瀕 長江,與 上海、 蘇州隔江相望,西、北與 泰州、 鹽城接壤,“據江海之會、扼南北之喉 ”,被譽為“ 北上海” 。南通集“黃金海岸”與“黃金水道”優勢于一身,擁有長江岸線226公里,是江蘇 長江經濟帶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漲沙沖積成洲,南通成陸至今已有5000多年的歷史。自 后周 顯德三年(956年),建城至今已有一千多年歷史。南通市下轄3區、1縣,代管4個 縣級市,面積8544平方千米 。

在中國近代文化科教史上,南通創辦第一所師范學校、第一座民間博物苑、第一所紡織學校、第一所刺繡學校、第一所戲劇學校、第一所中國人辦的盲啞學校和第一所氣象站等“七個第一”,被稱為“中國 近代第一城”。

截至2014年,南通人口平均壽命達80.71歲,南通百歲壽星多達1031位 。2014年5月,南通被 國際自然醫學會、世界長壽鄉認證委員會授予全球首個“ 世界長壽之都”。 2018年10月,獲評首屆健康中國年度標志城市。

南通是“精神文明 南通現象”的發源地, 是中國、江蘇省重大 精神文明先進典型最多的地區之一, 連續四次被評為 全國文明城市。 南通先后入選 國家智慧城市試點 、“ 寬帶中國”示范城市 。2018年 中國百強城市排行榜中,南通位列第22位。

南通交通建設 (14張) 今南通境域按地理變化和歷史淵源大致分為北、南兩部。南通境內成陸最早的西北部為揚泰 崗地外緣,5000多年前就有人類生息繁衍,今發現有 青墩遺址( 青墩文化)等古文化遺跡,其余大部分區域為近2000年間海中 沙洲逐步漲接而成。隨著人口的遷入和 漁鹽、 農耕等經濟的發展,逐步建立各級 行政建制。 今南通北部的海安、如皋一帶, 春秋戰國時期歷屆 吳、 越、 楚等國地域,東晉 義熙七年(411年)置寧海、如皋等縣,屬 海陵郡,這是北部地區建縣之始。今南通南部舊稱通海地區。

漢 元狩六年(前117年)置 臨海郡,管轄海陵等29縣,今海安地域即為海陵縣轄地。東晉安帝年間(397~418年),建如皋、寧海、 蒲濤、臨江等縣,屬 廣陵郡。南朝宋 泰始七年(471年),設海安縣,屬 新平郡(后改屬海陵郡)。南通境內最早的縣級政權到南朝梁陳年間(502~589年)基本裁廢。 南北朝時期,今南通市區一帶逐漸漲沙成洲,稱 胡逗洲。

唐代,胡逗洲得到開發。唐中期,海安縣又在海陵縣境內析出單獨設置,但僅存在14年(708~722年)。唐廷在胡逗洲設鹽亭場。玄宗 開元十年(722年)設置 鹽官,屬揚州海陵縣,隸屬于 淮南道。僖宗 乾符二年(875年),設狼山鎮,歸 浙江西道節度使管轄,為防務建置,南通已有狼山 鎮遏使的職位。

五代十國時期, 吳國曾在今南通一帶設豐樂鎮、大安鎮、崇明鎮及 狼山鎮。五代時直接統治靜海與東洲一帶的是姚氏家族。姚彥洪建筑城池官廨,號稱"靜海都鎮",統轄狼山、豐樂、大安、崇明四個大鎮。 后為 南唐控制,南唐 保大十年(952年),在海陵縣東鄉重建如皋縣,屬泰州。 后周 顯德三年(956年),周軍壓境,姚氏政權控制東洲、靜海約半個世紀的局面結束。顯德五年(958年)初,周軍南下攻克如皋東鄉的靜海設立靜海軍,不久升靜海軍為通州(今南通市),并設靜海、海門兩縣歸通州管轄,州治駐靜海,屬揚州管轄,是乃通州建州之始。

宋 天圣元年(1023年)通州改名為崇州,又稱崇川,隸屬于 淮南東路,領靜海、海門兩縣。 政和七年(1117年)通州一度稱靜海郡。

元 至元十五年(1278年),通州升為通州路;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恢復為州,屬 揚州路,領靜海、海門兩縣。 崇明縣曾短時間歸屬通州,后又劃屬蘇州。

南通古城 (7張) 明 洪武二年(1369年),靜海縣廢,并入通州,通州增領崇明縣。洪武九年(1376年),崇明縣改隸 蘇州府,通州仍領海門縣。

清 順治元年(1644年),清軍入關。次年七月南下占領通州。 康熙十一年(1672年),海門廢縣為鄉,并入通州。 雍正二年(1724年),通州升為 直隸州,隸屬于江蘇布政使司,增領泰興、如皋兩縣。 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改屬江寧布政使司。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割通州19沙、崇明11沙及新漲的天南等41沙設 海門直隸廳。 清 宣統三年九月十八日(1911年11月8日),通州官紳響應 武昌起義,宣告通州脫離清王朝統治,次日成立軍政府。

中華民國元年(1912年),江蘇臨時省議會決議通州廢州設縣,改稱南通縣,行政區劃同清宣統時的13市、8鄉。同時,廢 海門廳,設海門縣。 民國三年(1914年)5月23日,按北洋政府省、道、縣的設置,江蘇省60個縣劃分為 金陵道、滬海道、蘇常道、 淮揚道、 徐海道共5個道;南通地區分屬 蘇常道、 滬海道,其中南通、如皋、靖江、泰興等縣歸蘇常道管轄,海門、崇明等縣歸滬海道管轄。

民國十六年(1927年)5月, 國民革命軍( 北伐軍)抵南通,推翻 北洋政府南通 縣知事公署,成立中華民國( 南京國民政府)南通縣政府,屬江蘇省政府管轄。民國十七年(1928年)3月,原屬崇明縣的 外沙獨立建置 啟東縣。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江蘇省行政第七區(后改為第四區)專員公署設于南通城,下轄南通、如皋、海門、啟東、崇明5縣。民國二十五年(1936年)蘇七區改為蘇四區,增轄 靖江縣 。

抗日戰爭期間,南通地區國民黨政府、 中國共產黨建立的 抗日民主政權、 汪精衛親日傀儡政權(即汪偽“ 清鄉”公署)交錯并存。 1938年3月,日本侵略軍侵占南通城,建立偽政權,國民黨南通縣政府先后遷至 金沙、 北興橋,專員公署先后遷至 馬塘、 掘港。 1940年11月, 新四軍東進通如海啟地區,隨即按照“三三制”原則建立南通、如皋、海門、啟東四縣抗日民主政府。1941年3月,成立蘇中第四行政區專員公署,民國三十二年(1943年)1月,在國共聯合抗日的背景下,蘇中行政公署決定劃東臺、泰縣、如皋3縣部分地域設置 紫石縣,治所在 海安鎮。民國三十四年(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后,如皋西鄉的 如西縣復名如皋縣;如皋東鄉的如皋縣定名 如東縣。 1945年12月和1946年8月先后建立蘇皖邊區第一、第九行政區專員公署。

解放戰爭期間,國共兩黨均對南通地區政權設置多次調整。民國三十七年(1948年)紫石縣改稱海安縣。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2月, 中國人民解放軍攻占南通城,通如海啟全境解放。華中行政辦事處決定,從原南通縣境劃南通城、 唐閘鎮、天生港鎮、陸洪閘和近郊農村成立南通市,隸屬蘇皖邊區第九行政區(同年5月改稱蘇北南通行政區 ),行署機關駐南通市。南通縣城遷 金沙鎮。

1949年10月,南通專區隸屬蘇北行政公署,下轄如東、南通、海門、啟東、崇明5縣和南通市。1950年1月,海安、如皋2縣由蘇北泰州行政區劃歸南通行政區。同年5月,南通市升格為蘇北行政公署直轄市。1953年1月起,江蘇復省,南通市為 省轄市,同時建有南通區(同年4月起改稱“專區”,1978年7月起改為“地區”)。其中“市”管轄城區、郊區,“區”(專區、地區)管轄海安、如皋、如東、南通、海門、啟東、崇明7縣(其中崇明縣于1958年11月劃歸 上海市)。

1983年3月,國務院決定,南通地區 行政公署撤銷,原行署所轄6縣統一由南通市領導,實行市管縣體制并延續至今。1989年后,啟東、如皋、南通、海門先后 撤縣設市(南通縣改稱 通州市)。2009年4月,通州 撤市設區,重新成為南通中心城市的組成部分。

2009年2月,國務院同意撤銷江蘇省通州市,設立南通市通州區。

2018年5月,國務院同意撤銷海安縣,設立海安市,由江蘇省直轄,南通市代管。

截至2018年5月,南通市轄3個區(崇川、港閘、 通州)、1個縣( 如東)、2個開發區( 南通經濟技術開發區、 南通濱海園區)、1個功能區( 蘇通科技產業園),代管4個縣級市( 啟東、 如皋、 海門、 海安)。南通市總面積8001平方公里,是江蘇全省的十二分之一 。

江蘇省南通市行政區劃
縣(市、區) 行政區劃代碼 面積/km2 人口/萬人 郵政編碼 政府駐地
南通 市區 崇川區 (含南通開發區) 320602 215 86.83 226001 虹橋街道
港閘區 320611 134 26.63 226002 永興街道
通州區 (含 南通濱海園區) 320612 1343 113.87 226300 金新街道
轄縣 如東縣 320623 1872 99.60 226400 城中街道
代管 縣級市 如皋市 320682 1531 126.71 226500 如城街道
海門市 320684 1148 90.76 226100 海門街道
啟東市 320681 1191 97.25 226200 匯龍鎮
海安市 320621 1110 86.63 226600 中城街道
注:人口數據根據《南通市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公報》。
南通市下轄各區區劃概況
縣市區 下轄街道、鄉鎮
崇川區 觀音山新城( 觀音山街道)、崇川開發區、 狼山風景名勝區、 和平橋街道、 虹橋街道、 新城橋街道、 任港街道、 學田街道、 城東街道、 文峰街道、 狼山鎮街道、 鐘秀街道、 中興街道、 新開街道、小海街道、 竹行街道、南通農場
港閘區 港閘開發區(永興街道、天生港鎮街道)、唐閘鎮街道、陳橋街道、幸福街道、秦灶街道
通州區 南通高新區( 金新街道)、 中國南通家紡城( 川姜鎮)、 通州濱江新區( 五接鎮)、 錫通科技產業園( 張芝山鎮)、 石港科技產業園( 石港鎮)、 南通空港產業園( 興東街道)、 金沙街道、先鋒街道、 西亭鎮、 二甲鎮、 東社鎮、 三余鎮、 十總鎮、 興仁鎮、 劉橋鎮、 平潮鎮
海安市 海安開發區(城東鎮)、海安老壩港濱海園區(角斜鎮)、海安高新區(海安鎮)、李堡鎮、大公鎮、曲塘鎮、南莫鎮、白甸鎮、墩頭鎮、雅周鎮
如皋市 如皋開發區( 城北街道)、 如皋港開發區( 長江鎮)、如皋高新區( 城南街道)、 如皋工業園區( 如城街道)、 東陳鎮、 石莊鎮、 搬經鎮、 丁堰鎮、 下原鎮、 磨頭鎮、 吳窯鎮、 白蒲鎮、 江安鎮、 九華鎮
如東縣 如東開發區(苴鎮街道)、洋口港開發區(長沙鎮)、如東沿海開發區(洋口鎮)、如東東凌科技園區(大豫鎮)、掘港街道、城中街道、栟茶鎮、雙甸鎮、新店鎮、馬塘鎮、豐利鎮、曹埠鎮、岔河鎮、河口鎮、袁莊鎮
海門 海門開發區( 濱江街道)、 海門工業園區( 三星鎮)、 海門臨江新區( 臨江鎮)、 海門港新區( 包場鎮)、海門高新區( 海門街道)、海門三廠工業園( 三廠街道)、 常樂鎮、 余東鎮、 正余鎮、 悅來鎮、 四甲鎮、 海永鎮
啟東 啟東開發區、呂四港開發區( 呂四港鎮)、 匯龍鎮、 北新鎮、 惠萍鎮、 王鮑鎮、 寅陽鎮、 東海鎮、 近海鎮、 南陽鎮、 海復鎮、 合作鎮、 啟隆鎮
注:參考資料

南通市地處北緯31°41’06”~32°42'44”和東經120°11'47”~121°54'33”。南北最大距離114.2公里,東西最寬處為158.8公里。市境東瀕黃海,南臨 長江,北靠 鹽城,西接 泰州。

南通“據江海之會,南北之喉”,處于沿海經濟帶與 長江經濟帶T型結構交匯點和 長江三角洲洲頭,隔江與 上海、 蘇南燈火相邀,北接廣袤的 蘇北平原,通過鐵路與 歐亞大陸橋相連;從 長江口出海可通達中國沿海和世界各港。

南通最早成陸的地方是位于揚泰古沙嘴最東端的海安、如皋一帶。20世紀70年代海安青墩新石器遺址( 青墩遺址)的發現及隨后的研究證實,距今6000多年前,今南通西北部已經成陸并有人類活動。距今4000年前,江淮的沿海地區淹沒。漢代,今南通地區的西北部重新漲出。從公元5世紀到20世紀初,通過四次大規模的沙洲連陸, 扶海洲(今如東縣地)、 胡逗洲(今南通市區和附近一帶)、 東布洲(今海門、啟東中北部)等古沙洲先后與大陸連接。在陸地不斷接連的同時,由于水勢的影響,部分區域地塊在不斷消長。明清之際,長江侵蝕通州陸地,古 海門縣坍沒,之后又從長江口陸續漲出二三十個沙洲。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今啟東南部(原稱崇明 外沙)與海門陸地相連。至此,今南通境域基本形成。

南通位于江海交匯處,全境為不同時期形成的河相海相沉積平原。可分為 狼山殘丘區、海安 里下河低洼湖沉積平原區、北岸古沙嘴區、通呂水脊海河沉積平原區、南通古河汊水網平原區、南部平原和洲地、三余海積平原區、沿海新墾區等。南通全境地域輪廓東西向長于南北向,三面環水,一面靠陸,呈不規則菱形。地勢低平,地表起伏較微,高程一般在2~6.5米,自西北向東南略有傾斜。平原遼闊、水網密布是其顯著特征。

橫貫市區的黃金水道——通呂運河 (2張) 南通境內地勢平坦,河溝成網。老通揚運河接 如泰運河到沿海出口以南為長江流域,面積5700多平方千米;以北為淮河流域,面積2200多平方千米。

南通主要骨干河道(一級河道)有焦港河、 如海運河、九圩港河、 如泰運河、 通揚運河、 新通揚運河、 通呂運河、 通啟運河、新江海河、北凌河、 栟茶運河等,總長742.34千米;二級河道105條,總長1760.58千米。另外,還有眾多三、四級河道。各級河道交織成網,相互溝通,經長期的建設與整治,形成一個能引、能蓄、能控制、能調度、能通航利用的河網水系。

長江干流南通段全長87千米,江面寬6~18千米,多年平均大通流量每秒2.87萬立方米,水資源豐富。長江干流河段水質良好,中泓水質符合Ⅱ類水標準,是南通市的主要供水水源,也是南通市對外水上運輸的重要通道。

南通地處長江下游 沖積平原,海洋性氣候明顯,年平均氣溫15.1度,全年降水量1040毫米左右。氣候溫和,四季分明,春秋兩季比較短。

南通屬 北亞熱帶濕潤性氣候區,季風影響明顯,四季分明,氣候溫和,光照充足,雨水充沛,無霜期長。由于地處中緯度地帶、海陸相過渡帶,常見的氣象災害有 洪澇、 干旱、 梅雨、 臺風、 暴雨、 寒潮、 高溫、 大風、 雷擊、 冰雹等,是典型的 氣象災害頻發區。按近30年資料統計,年平均氣溫在15℃左右,年平均日照時數達2000~2200小時,年平均降水量1000~1100毫米,且雨熱同季,夏季雨量約占全年雨量的40~50%。常年雨日平均120天左右,6月~7月常有一段梅雨。

南通集“黃金海岸”與“黃金水道”優勢于一身,擁有長江岸線226公里,其中可建萬噸級深水泊位的岸線30多公里;擁有 海岸線210公里,其中可建5萬噸級以上深水泊位的岸線40多公里。全市海岸帶面積1.3萬平方公里,沿海灘涂21萬公頃,是中國沿海地區土地資源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已探明的礦產資源主要有鐵礦、石油、天然氣、煤、大理石等。全市耕地總面積700萬畝,土壤肥沃,適種范圍廣,盛產 水稻、 蠶繭、 棉花、油料等作物。水產資源十分豐富,是全國 文蛤、 紫菜、 河鰻、 沙蠶、 對蝦的出口創匯基地。 呂四漁場是全國四大漁場、世界九大漁場之一。

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常住人口達731.00萬人,其中,城鎮人口達到490.50萬人,增長1.69%,城鎮化率67.1%,比2017年提高1.07個百分點。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戶籍人口762.52萬人。全市人口出生率6.9‰,人口死亡率9.1‰,人口自然增長率-2.2‰。

南通市為多民族雜居地區,漢族人口占全市常住人口的99.7%以上:有少數民族52個,22萬余人,約占全市常住人幾的0.29%。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千人以上的少數民族有 苗族(5589人)、 土家族(3120人)、 侗族(2901人)、 布依族(2209人)、 彝族(1475人)、 回族(1285人);百人以上的少數民族有 壯族(869人)、 滿族(660人)、 蒙古族(582人)、 藏族(420人)、 白族(360人)、 瑤族(338人)、 傣族(319人)、 朝鮮族(281人)、 水族(153人)、 仡佬族(134人)、 黎族(114人)、 維吾爾族(113人)、 畬族(112人)、 僳僳族(109人)。未識別的少數民族240人。外國人加入中國籍11人。

南通推行 計劃生育工作較早,針對第一次人口出生高峰,1956年10月,南通市衛生局就要求各醫院做好避孕宣傳和技術指導工作,這是有史以來最早的人口工作記載;1963年2月,南通地委、行署聯合出臺了首份計劃生育文件。此后南通各地先后創造性總結出“晚、稀、少”、“兩個面對面、一個管理好以及做好流動人口工作”等一系列先進經驗。1972年,南通成為提前8年在全國率先實現國務院規劃的將 自然增長率降到10‰以內的地區,較全國實現這一目標提前26年。由此,南通進入 人口紅利時期,較全國提前了13年左右。

人口出生高峰

解放初期南通的人口基數就很大,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時南通人口總量就達507.32萬人,居江蘇省首位。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634人,比全省平均水平多267人。在全國公開批判 馬寅初《 新人口論》和“文化大革命”中“人多力量大”等“左”的思潮影響下,南通的人口經歷了兩個出生高峰,第一個出生高峰發生在1954年-1958年,第二個出生高峰發生在1962年-1969年,兩次高峰期間年人口出生率基本保持在30‰左右,這兩個生育高峰分別使人口凈增55萬人和116萬人。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南通人口與計劃生育工作進入一個重要轉折期,尤其是中央《公開信》發表后,大力提倡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全市人口出生率、人口自然增長率進一步下降,雖然受到前兩次生育高峰周期性影響,從1986年起出現了持續時間長達8年的第三次人口生育高峰,但在從嚴控制人口過快增長的大氛圍下,通過各級政府和廣大人口與計劃生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這次生育高峰峰值遠低于前兩次生育高峰,凈增人口僅36.5萬人。

超低生育水平

1982年,南通社會剛剛邁入 老齡化之際,生育水平仍處在更替水平之上,雖然八年之后的1990年處于第三次人口出生高峰期,但南通人口生育水平已下降至更替水平附近,至2000年更是快速下降到1.22。南通用了不到十年時間實現從自然生育更替水平到低生育水平、極低生育水平和超低生育水平三個跨度。至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南通的總和生育率更是降至0.95,只及國家提倡的適度低生育水平的一半。在國家“十五”提出穩定低生育水平戰略時,南通早已進入“超低生育水平”階段,并一直延續至今,時間跨度至少達15年。

老齡化較快

南通人口年齡結構由年輕型向成年型轉變始于20世紀60年代,到1982年剛剛成為穩定的成年型人口就開始老齡化。1982年第三次全國人口普查中,南通65歲以上老人就有529395人,占總人口的7.2%,與全國宣布進入 老齡化社會相比提前了17年,比江蘇省提早4年。2012年,全市常住人口中65歲以上人口高達127萬人,占總人口17.4%;全市戶籍人口中60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26.4%,老齡化程度居全省首位。常住人口中少兒撫養比為0.15,老年撫養比為0.24,人口總撫養比為0.39。

解放后較長一段時期內,南通的產業結構以農村經濟為主要特征。 1979年,黨的 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1984年,南通成為十四個 沿海開放城市之一,加速了南通社會經濟的歷史性巨變。

改革開放后, 生產關系的大膽調整和改善, 市場競爭機制引入后對勞動者積極性和創造力的充分激勵和調動,再加上現代科學技術突飛猛進,這一切都使社會生產力得以獲得空前的發展活力。1978年,南通市地區生產總值僅為29.4億元,2004年超過千億元(1195.7億元),2008年達到2510億元,2012年達到4559億元。人均GDP1978年南通市為408元,1986年超過千元(1055元),2001年超過萬元(10078元),2008年達到35040元,2012年達到65222元。改革開放30年南通年度 地區生產總值和人均地區生產總值扶搖直上,均翻了六番多,呈幾何級數趨勢加速度擴張。

2011年,南通地區生產總值超過4000億元,人均超過5.6萬元,均比2007年翻了近一番。 財政總收入超過950億元,是2007年的3.2倍;地方 公共財政預算收入超過370億元、占GDP比重比2007年提高3.3個百分點,進入全國地級市十強。固定資產投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分別近2400億元、1500億元,比2007年翻了一番左右。2011年,三次產業結構調整為7∶54.5∶38.5,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比2007年提高3個百分點。

2018年,南通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8427億元,按 可比價格計算,比2017年增長7.2%。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397.77億元,增長2.2%;第二產業增加值3947.88億元,增長6.5%;第三產業增加值4081.35億元,增長8.4%。人均GDP達到115320元,增長7.1%。按2018年平均匯率計算,人均GDP為17427美元。

財政

1978年,南通財政收入僅為5.5億元,1988年超過十億元(11.1億元),2003年超過百億元(117億元),2008年達到390.2億元。30年間,南通年度財政收入翻了六番多,與地區生產總值同步呈幾何級數增長。

1978年,南通的年財政支出僅為1.6億元,基本只能維持公職人員的辦公及工資等基本支出,難有剩余財力考慮社會和公共事業的發展。改革開放后,政府財政拮據的狀況有了根本性扭轉,年度財政支出持續出現高增長。1993年全市財政支出首次超過10億元(10.86億元),2004年超過百億元(101.46億元),2008年南通市財政支出高達292.53億元。30年間,南通市年度財政支出翻了七番多。

2012年,南通財政總收入1055.9億元,其中各項稅收567.8億元。地方公共財政預算收入419.7億元,其中,營業稅增長56.5%,增值稅下降0.1%。全年財政總支出937.6億元。

2018年,南通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606.19億元,增長2.6%,其中,增值稅增長1.9%,改征增值稅增長26.7%,企業所得稅增長24.9%,個人所得稅增長8.0%,契稅增長5.4%。全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877.12億元,增長8.1%。一般公共預算支出中民生支出684.20億元,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比重達到78%,比2017年提高1個百分點。

1978年以來,隨著改革開放初期農村大包干的實行,南通市農村有一半以上的勞動力已脫離了種植業,其中,除一部分流向城市外,許多在鄉村企業和建筑業中就業。改革開放30年間,南通市第一產業從業人員比重下降了60個百分點。與此同時,農業內部結構也出現了多元化趨勢。農、林、牧、漁業總產值中,種植業比重不斷下降,林、牧、漁業所占比重不斷上升。以2008年統計資料與1978年比,南通市種植業占農林牧漁業總產值比重下降了30.4個百分點,牧業比重增加了10.7個百分點,漁業比重增加了16個百分點。

改革開放以來,南通在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的征途上頗多探索,在江蘇兩個“率先”的戰略布局中屢有創新。至2010年底,南通農業基本現代化指標實現值總分達67.3分,居蘇中蘇北第一位。 一方面,南通是江蘇乃至全國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區,要突破耕地資源制約、實現農業增產農民增收;另一方面,南通“東抵黃海,南望長江”,在農業產業化發展過程中要利用好和凸顯出這一地域資源稟賦。因此,經過多年探索,南通人作出了解答:“以項目農業為抓手,推進高效農業規模化發展。”

2018年,南通市農林牧漁業總產值761.23億元,按可比價計算,增長3.0%。其中,農業產值324.55億元,增長3.7%;牧業產值167.67億元,增長0.9%;漁業產值178.57億元,增長1.3%。糧食播種面積803.04萬畝,下降2.2%;棉花種植面積10.6萬畝,下降9.7%;油料種植面積98.7萬畝,下降7.5%;蔬菜種植面積206.2萬畝,增長1.2%。全年糧食畝產419.5公斤,增長0.8%。

工業

1978年改革開放前夕,南通市工業基本呈國有、集體“一統天下”。改革開放以來,南通非國有工業取得長足發展,2008年與1990年相比,非公有制規模以上企業單位數由72家增加到5210家;企業職工由2.1萬人增加到62.1萬人;產值由6.9億元增加到4541億元;利稅由0.45億元增加到412.6億元。

2008年南通市國有和國有控股企業產值占全市規模以上工業產值比重已從1978年占59.9%下降至5.3%,下降了54.6個百分點。國有工業企業產值占比的下降和非國有工業企業產值占比的大幅度上升,使南通工業經濟的所有制結構發生了重大調整。2008年南通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達到5162.4億元,是2000年(697.1億元)的7.4倍,是1978年(29.94億元,鄉及鄉以上獨立核算工業企業統計口徑)的172倍。效益指標方面,2008年南通市規模以上工業利稅總額達到470.5億元,是2000年(57.28億元)的8.2倍,是1978年(5.06億元)的93倍。

2018年,南通市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7.7%,其中,輕重工業分別增長6.9%和8.1%。分經濟類型看,國有企業增長21.4%,股份制企業增長8.7%,外商及港澳臺投資企業增長5.1%。 “3+3”重點產業較快增長,重點產業產值同比增長13.7%,其中,電子信息、智能裝備、新材料產業等三大重點支柱產業同比分別增長18.4%、17.1%和16.9%。

建筑業

1988年,由南通市承建的拉薩飯店項目摘得江蘇省首個 魯班獎。 2018年,南通市新入圍魯班獎3項,累計獲103項,居中國地級市之首。

“十二五”期間,南通市建筑業總產值累計達到23000億元,年均增長16.4%,高于中國平均增速2.7個百分點。

2018年,南通市實現建筑業增加值667.4億元,增長1.5%。全市建筑企業承建施工面積8.76億平方米,增長13.4%。全市建筑隊伍人數180萬人,建筑隊伍遍及40個國家和地區,2018年末出國人數0.6萬人;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擁有特級資質建筑企業24家,擁有一級建造師10382人。

商業

2018年,南通市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088.77億元,增長9.0%。其中,城市消費品零售額2311.75億元,增長9.0%;農村消費品零售額777.01億元,增長8.9%。分行業看,批發和零售業消費品零售額2817.63億元,增長8.9%;住宿和餐飲業消費品零售額271.13億元,增長9.6%。

南通主城區主要百貨及購物場所
商圈 購物場所
南大街商圈 文峰大世界 蘇寧生活廣場 金鷹特惠折扣中心
南通八佰伴 大潤發購物中心
工農路商圈 圓融廣場&金鷹全生活中心 南通印象城 中南城購物中心
樂購(工農路店) 文峰城市廣場 星光耀廣場
五水商圈 歐尚超市(港閘店) 迪卡儂(港閘店) 港閘萬達廣場
IKEA宜家家居
北大街商圈 圓融水墨江南 萬科金域廣場 華潤萬象城
主要休閑娛樂場所 飛越百度文化廣場 南通探險王國 三鮮街(本土美食街)
江海風情街

對外經濟

1984年南通外貿出口幾乎微不足道,20世紀90年代后出口扶搖直上,1984-1999年南通市年平均出口額為7.24億美元,2000-2008年南通市年平均出口額為53.4億美元,后9年南通市的年平均出口額為前14年的7.4倍。2008年南通市進出口總額達166.88億美元,其中出口總額117.5億美元。現出口貿易已擴展到全世界9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口商品結構基本實現了以初級產品出口為主到工業制成品出口為主的重大轉變。一些資金技術含量高、附加值高的出口產品已形成一定生產規模,增強了南通出口產品參與國際市場的競爭能力,推動了南通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的升級優化。

2018年,南通市進出口總值2542.90億元,比2017年增長7.7%,其中,出口總值1676.88億元,下降0.9%;進口總值866.02億元,增長29.6%。截至2018年年末,與南通市建立進出口貿易關系的國家和地區199個,與上年持平。全市有進出口業績的企業6521家,增長7.5%。

金融

2018年,南通市金融機構新增本外幣存款493.01億元,截至2018年年末,存款余額12211.17億元,其中,儲蓄存款余額5596.37億元,比年初增加125.67億元;非金融企業存款余額3736 .89億元,比2018年初減少117.07億元。

保險

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擁有保險機構80家,保險行業從業人員3.45萬人。全年保費收入300.59億元,比2018年下降9.3%,其中,財產險收入67.23億元,增長5.1%;人壽險收入193.38億元,下降16.2%。

高速公路主要有: 沈海高速公路(G15)、 滬陜高速公路(G40)、海啟高速(S28)、寧通高速(S79)、通錫高速(S19)。

蘇通大橋2008年6月30日建成通車 , 崇啟大橋2011年12月24日建成通車 。

黃海大橋于2008年7月16日全線貫通 ,2008年底建成通車。

南通汽車客運東站于2014年1月8日投入運營。形成以 南通汽車客運東站、 南通汽車站為始發站, 狼山站、九圩港站為配載站的新布局。

截至2013年年末,南通公路總里程達17995.447公里,公路密度達224.91公里/百平方公里。其中,高速公路297.987公里,一級公路1066.929公里,二級公路1570.952公里,三級公路1667.456公里,四級公路13321.136公里,等外公路70.987公里。公路客運站9個。

截至2016年年末,南通有普通公路1.81萬千米,其中普通國道543.56千米、省道455.1千米、縣道2397.55千米。

已建成: 新長鐵路、 寧啟鐵路、 海洋鐵路;

在建: 滬通鐵路、 鹽通高鐵;

規劃: 北沿江高速鐵路、 通蘇嘉城際鐵路。

2014年3月1日,世界最大跨度公鐵兩用斜拉橋—— 滬通長江大橋進入實質化建設階段。

2018年1月16日,南通至鹽城的 鹽通高鐵開工,南通境內設 海安站、 如皋南站、 南通西站,建成后將與 徐宿淮鹽鐵路、 滬通鐵路等相連構成京滬高鐵通道徐州以南的重要分流通道,并通過滬通鐵路長江大橋成為銜接長江兩岸高鐵環線的重要線路。

南通市境內主要的客站: 南通站, 如皋站和 海安站。南通站現已融入國家鐵路網,從南通可以到達全國各地, 海安站為江蘇省除 徐州外的最大的二級編組站。 南通東站已開通貨運。

線路 站點
新長鐵路 海安站
寧啟鐵路 海安站、如皋站、南通站、海門站、啟東站
滬通鐵路(在建) 平東站南通西站
鹽通高鐵(在建) 海安站、如皋南站南通西站

南通港是中國十大港口之一,也是長江水系江河運輸直達中轉的樞紐。

截至2016年底,南通市五級以上航道里程172.8千米,四級以上航道164.03千米,三級航道91.44千米。

南通市長江汽渡
  
海太汽渡 通常汽渡 通沙汽渡 皋張汽渡

南通興東國際機場(Nantong Xingd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位于南通市通州區,距離南通市中心直線距離10公里,為4D級民用國際機場,是江蘇最早通航的民用機場,是上海國際航空樞紐輔助機場。

南通興東國際機場1993年8月24日正式建成通航,定名為南通興東機場;2016年7月22日更名為南通興東國際機場;2012年4月完成一期改擴建;2019年完成二期改擴建; 2019年8月18日,啟用新航站樓。

《2019年江蘇省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推動南通新機場規劃建設。

2014年8月,南通市城市快速軌道交通近期建設規劃獲得國家批準,成為江蘇省第6個、中國第37個獲批建設軌道交通的城市。 獲批建設1號線一期和2號線一期工程共2條骨干線路,線路總長59.55公里,共設車站41座,總投資397.13億元。

南通市軌道交通遠景線網由4條市區線和4條市域線組成,線網總長約324km,其中市區線總長170.8km,市域線總長153.2km。

2017年12月18日,南通軌道交通1號線一期工程開工,南通成為江蘇省第6個、蘇中第一個修建地鐵的設區市。 2018年10月26日,南通軌道交通2號線一期工程開工。

公交

2010年7月,南通公交管理職能劃入交通運輸局。截止2014年上半年,南通市區共有公交車1124輛,各類城市公交線路104條,公交線路總長度超過1700公里,凈站點(不含重復站點)1800多個,日均客運量超過32萬人次。

出租車

2018年4月15日起,南通市主城區、通州區巡游車實施經營區域一體化。兩區巡游車均可在市區范圍內的機場、火車站、汽車客運站按規定排隊候客。實行運價政策統一、標識標志統一、運營調度統一、服務質量統一、管理標準統一政策。

2018年09月17日起,南通市主城區、通州區實現運價統一。運價改革后,市區巡游出租汽車運價由政府定價改為實行政府指導價。巡游出租汽車經營企業在基準運價的基礎上,實際執行運價可在基準運價基礎上浮動,上浮不超過20%,下浮不限。基準運價的浮動包括燃料價格(成品油價格、車用燃氣價格等)變化因素,不再另行建立燃運聯動機制。

公共自行車

從2013年元旦開始,南通公共自行車服務系統正式啟動運營。截至2014年7月1日,已建成299個公共自行車站點。 用戶每次租借自行車兩小時內免費。超過兩小時的,超時后按1元/小時收取(不足1小時按1小時計收)。還車后再次租用重新開始計時,當天多次租車時間不累計。

從2016年11月1日開始,崇川區、港閘區、通州區、開發區公共自行車系統不能實行一卡通用的問題成為歷史。

南通市區城市快速路

南通從快速路網、骨干路網、支路網三個層面,大力推進城市路網建設。 2009年5月,南通市啟動快速路網改造工程,首條快速路通滬大道高架開建。 2014年5月30日,通京大橋(3號橋)、通呂5號橋立交開放交通,市區快速路網“北環”(江海大道)與“中軸”(通京大道)、“東環”(東快速路)實現貫通,標志著市區首輪快速路網升級改造基本完工。

截至2014年7月20日,南通市快速路網總里程達83.24公里,其中長江路西延在建3.6公里,共建成9座城市立交、33對上下匝道、10座跨線橋、7座天橋和2個隧道。

截至2017年底,南通市區“一軸一環八射”的快速路網交通格局基本形成,10分鐘上快速路、20分鐘上高速路、30分鐘城市組團通勤的交通暢通工程目標基本實現。市區人均城市道路面積30.82平方米,比2012年末增加8.18平方米。

中國共產黨

2018年7月,南通市委駐 崇川區世紀大道6號。在任市委書記:陸志鵬,市委副書記: 徐惠民 、 張兆江,市委常委: 蘇西群、 沈雷、 單曉鳴、馮軍、王劍鋒、韓方、姜永華、宋樂偉。

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

人民政府

2018年8月,在任的正副市長為:代市長徐惠民,副市長 單曉鳴,副市長 王劍鋒,副市長 趙聞斌,副市長 徐新民,副市長陳旭,副市長 陸衛東,副市長 吳永宏。

人民政協

政協南通市第一屆委員會于1955年8月7日選舉產生,其前身是1949年9月24日至27日召開的南通市第一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當時沒有選舉產生協商委員會,1950年1月4日至10日,第二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召開,選舉產生了南通市各界人民代表會議協商委員會。南通市政協由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和無黨派人士組成,設主席、副主席若干人和秘書長,并設常務委員會主持會務。南通市政協至今已歷十二屆。

2017年,南通市政協主席為: 黃巍東,副主席有: 陳宋義、 尹建爐、 顧諾之、 吳旭、 陳本高、 金元、 馬嘯平,秘書長朱進。

南通城市綠化 (3張) 1983年地市行政機構改革至八十年代末期,農民經濟收入逐步提高,一部分初步富裕起來的農民翻建了住房蓋起了簡陋的樓房,農民建房呈現緩慢增長的態勢,人均建筑面積由1983年的17㎡增加至1990年的23㎡。 進入九十年代后,各級政府進一步重視村鎮建設工作,更加注重小城鎮建設和農村的基礎設施建設。十年中共建新房(樓房)1078.83萬㎡,共計投資45.48億。其中僅1997年就建新房191.77萬㎡,投資8.09億元。農村人均建筑面積由1990年的23㎡增加至2000年的32.34㎡,農民的居住條件有了很大改善。

“十五”期間,南通切實抓緊了小城鎮的規劃,重點搞好10個全國重點鎮和24個省重點中心鎮的規劃,在規劃指導下加快基礎設施建設,積極推行綜合開發,走集中統一建設的路子。“十五”期間,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起好步開好頭。城鎮數量逐步減少,城鎮規模趨向合理。全力推進區域供水,農村自來水普及率迅速提高,有60個建制鎮建成區自來水普及率達到100%。強化農村建筑市場管理,加強鄉鎮建設(管)服務站所建設。

2013年,南通年市區(含通州區)新增綠地780.1公頃,城市綠化覆蓋率42.2%;日供水能力達到160萬立方米,水質綜合指標合格率100%;市區燃氣普及率、用水普及率、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均達到100%。全年市區新增路燈、景觀燈24180盞,城市道路亮燈率達到99%。 ( 圖冊圖片來源

2017年12月,南通被國家知識產權局、工業和信息化部確定為中小企業知識產權戰略推進工程試點城市。

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擁有高新技術企業1308家;2018年,南通市新建省級工程中心6家,省級企業院士工作站6家。新建市級公共技術服務平臺1家,市級工程技術研究中心18家,企業院士工作站1家。全年有26項科技成果獲國家及江蘇省科技進步獎,其中,國家級一等獎1項,二等獎4項;省級二等獎9項,三等獎12項。

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共建成科技孵化器52家,其中國家級14家、省級32家。全年專利申請量52799件,比上年下降3.5%;專利授權量24578件,同比增長29.0%;其中,發明專利申請量9837件,下降26.5%,發明專利授權量2240件,下降14.8%,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27.30件,增長14.7%,PCT專利申請量達1069件,增長8.1%。全社會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達到2.7%,比2017年提高0.02個百分點。

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擁有普通高等學校8所,年末在校學生10.68萬人;成人高校2所,在校學生2.12萬人;中等職業教育學校28所,在校學生7.48萬人;普通高中43所,在校學生7.78萬人;普通初中163所,在校學生16.32萬人;小學324所,在校學生34.62萬人;特殊教育學校7所,在校學生0.15萬人;各級各類幼兒園508所,在園兒童17.67萬人。

高等院校

學歷 學校
本科 南通大學、南通理工學院
專科 南通高等師范學校、南通職業大學、江蘇工程職業技術學院、江蘇航運職業技術學院、南通科技職業學院、江蘇商貿職業學院
高校研究所 北航軟件南通基地、上海海事大學培訓基地、蘭州大學研究生學院南通校區、河海大學南通校區、天津大學南通基地

成人高校

南通市廣播電視大學 南通市工人業余大學

四星級高中

2006年10月15日至22日, 江蘇省第十六屆運動會在江蘇南通舉行。

2008年,在 北京奧運會上,全市有10名健兒參加了7個項目的比賽,獲得了4金1銀1銅,共6枚獎牌。

2012年,南通籍運動員在世界比賽中獲5個世界冠軍,在 倫敦奧運會,南通籍運動員獲獎牌3枚,其中金牌2枚;倫敦殘奧會,南通籍運動員獲得銀牌1枚。

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擁有文化館9個,文化站97個,公共圖書館10個,“農家書屋”1643個。城鄉社區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成率100%。全市已備案的各類博物館(紀念館)22家。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萬人擁有公共文化設施面積2835平方米。市級以上文物保護單位92處,其中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1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2處。市級以上非物質文化遺產125項,其中國家級10項,省級53項。

截至2018年末,南通市全市擁有廣播電視臺7個,年末有線電視用戶213.47萬戶,其中數字電視用戶199.02萬戶,高清電視用戶46.51萬戶。年末全市共有文化市場經營單位4091家。全市擁有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基地)56個,其中國家級2個,省級6個。

2019年7月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生態環境部公布了2019年統籌強化監督(第一階段)黑臭水體專項排查情況,南通被列入“黑臭水體消除比例低于80%的城市名單”,消除比例為48.5%。

江蘇省南通市國內友好城市
所屬省級行政單位 名稱
四川省 廣安市
陜西省 安康市
遼寧省 撫順市
江西省 九江市
山西省 太原市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伊犁哈薩克自治州
江蘇省南通市國外友好城市
國別 名稱 締約日期
韓國 昌原市 2014年7月29日
巴西 圣若澤黑河市 2011年8月31日
俄羅斯 圣彼得堡市莫斯科區 2010年9月17日
毛里求斯 瓦瓜-菲尼克斯市 2010年7月31日
俄羅斯 伊爾庫茨克州伊爾庫茨克區 2009年6月14日
納米比亞 賀勞納非迪市 2007年5月2日
博茨瓦納 哈博羅內市 2008年10月30日
加拿大 里穆斯基市 2003年9月8日
意大利 奇維塔韋基亞市 1999年12月1日
韓國 金堤市(Kimje) 1997年10月22日
德國 托斯道夫市(Troisdorf) 1997年4月8日
美國 澤西市(Jersey) 1996年4月29日
日本 和泉市(Izumi) 1993年4月24日
英國 斯旺西市(Swansea) 1987年4月10日
日本 豐橋市(Toyohashi) 1987年5月26日

通劇:通劇是南通地方戲曲劇種。原為僮子戲,它源于上僮子。所謂“僮子”即民間職業巫師,發源于楚越的“以舞降神”的巫覡與當地的方言、文化、風俗、民情交融,同化逐漸形成了有鮮明南通地方色彩的古巫覡的另一個分支——南通僮子。建國后,僮子摒棄其祭神驅鬼的迷信內容,利用其說唱形式,演現代劇,推陳出新,逐步改造成為通劇在編導、表演、音樂、舞美等方面都有提高。現在南通僮子不僅被列為專門課題重點研究,而且越來越引起國內外學者的注重和興趣。

南通侗子會:從前,南通郊鄉每年秋熟登場之后,總要舉行“侗子會”,又叫“圩塘會”,由圩塘中德高望重的老者主持,選定在月中望日,邀請侗子演戲,借助“天燈”,尋求歡愉。建國后,“侗子會”風俗不復存在,侗子也轉為通劇藝人。

海安花鼓:流行于400年前時嘉靖年間的江淮大地。經過海安一代又一代民文工作者的幾經挖掘,幾經整理,不斷揉進時代精神,刻意進行藝術創新,1978年以《迎春花鼓》為題參加江蘇歌舞會演,1987年以《花鼓情》為題晉京獻藝,1998年又以《迎春》為題參加江蘇群文會演,融進江蘇《漁籃花鼓》、《淮揚花鼓》、《泰興花鼓》之特色,以320名女舞演員之陣容,再度編排成廣場舞蹈,編入首者國慶50周年聯歡晚會第一板塊“賀神州普天同慶”。

海門山歌:主要流傳于海門地區以及啟東和通州部分地區,與江南吳歌一脈相承,是吳歌伸向蘇北的一個分支。1955年發展成舞臺劇。海門山歌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即興山歌,多為農民在勞動中或勞動之余隨口編唱的山歌,歌詞有四句、六句或八句之分,內容大都反映勞動生活和男女愛情;另一類是敘事山歌,歌詞長達數十句或數百句,有完整的故事情節,生動的人物形象和豐富的思想感情。民間音樂《海門山歌》2008年6月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南通的西部及北部地區: 海安縣、 如皋市以及如東縣的大部分地區的方言——屬于 江淮官話通泰片/泰如片,總體成為 如皋話,又可分為兩種小方言片:如東東部地區的如東口音和其他地區的如海口音兩種,可以分別稱為如東話和如海話。

南通城周邊地區: 港閘區、 崇川區西北部及 通州區中西部的方言—— 南通話,南通話是 毗陵片吳語向江淮官話通泰片/泰如話的過渡方言。

南通的東南部地區: 崇川區的東南部、 通州區西南部、 海門市南部、 啟東市南部、 如東縣東南部和 通州區的東部沿海地區的方言—— 沙地話( 崇明話、 海門話、也叫啟海話),屬于 吳語。

南通的東部地區: 通州區東部、 海門市的北部、 啟東市的北部的方言——通東話呂四分支和東社分支—— 通東話(亦可叫古常州語,或稱江北話),屬于 吳語。

通州城周邊地區:通州區的中部方言—— 金沙話,屬于 吳語。

如東話是如海話向通東話的過渡口音、南通話是是古吳語區向江淮官話的過渡區、金沙話是通東話向南通話的過渡區。

如東話和如海話互通、金沙話和南通話可交流、南通話和(除金沙話外的)其它方言很難交流、金沙話和(除南通話外的)其它方言很難交流, 通東話及沙地話和其它方言很難交流,如東話和如海話(除互通外)和其它方言很難交流。

燈節:舊歷 正月十三日“上燈”,十八日“落燈”,這六天謂之燈節。燈節期間,南通城里城外,有好多廟宇裝燈。十五、十六兩夜,有好多店家在店門口放煙火,看的人也不少。自正月初一起,十字街一帶,有許多賣燈的。,賣的是馬燈、獅子燈、兔兒燈、蝦蟆燈、走馬燈、球燈等等,都是以蔑為骨,以彩色紙糊的,至遲賣到十五、十六日結束。民間所掛的神子,有人家正月十八落,也有二月初一日落。

二月二:農歷 二月初二,有家家帶女兒之俗,諺云:“二月二,家家人家帶女兒,不帶女兒是窮鬼兒,女兒不來要爛腿兒,女婿不許她家來是肉龜兒。”殷富之家帶女兒要辦起豐盛的家宴,即使是家境窘迫的娘家,也得象征性地小酌一番,沒有親生女兒的還得請“干女”。此俗沿襲至今。

元宵節:亦稱 上元節,俗稱正月半。南通舊時從正月十三開始上燈,正月十八落燈,有“十三、十四神看燈,十五、十六人看燈,十七、十八鬼看燈”之說,并有“上燈圓子落燈面”之舉。

元宵鑼鼓:舊時民俗公約,日常敲鑼視為報警,故兒童平時不得敲鑼戲弄,但到春節期間則可盡興玩耍,天黑亦無防,尤其正月燈節期間,更不受時間限制了。每到元宵節,城內東大街小關帝廟(在南通電影院附近,今已建為證券大樓),自發舉行鑼鼓比賽。昔日元宵節那一浪高一浪的鑼鼓聲,震撼著通城的夜空,全城充滿對新—年希望的激昂的氣氛,是小孩子和大人們最快活的節日。

A級景區

另外,南通還有以下景點:海安的 青墩文化遺址,如皋的水繪園和定慧寺,通州的文天祥南歸渡海亭,如東的“ 海上迪斯科”(踩文蛤)和“ 空中交響樂”(海濱 放風箏),啟東的圓陀角觀日亭等。

各地區特產列表
地區 名單
南通市區 藍印花布、西亭脆餅、正場薰糕、石港乳腐、金沙茶食(寸金糖等)、南通緙絲(港閘區:本緙絲、宣和緙絲)、劉橋菜刀、劉橋南通長牌、興仁豬頭肉、通東薄荷、南通茶食(嵌桃麻糕、麻圓、麻餅、麥蒂酥等)、南通鷂子(風箏)、通繡、五總毛靴、狼山雞、季德勝蛇藥片、王氏保赤丸、四宜糕團
如皋市 白蒲黃酒(水明樓)、白蒲茶干(三香齋)、如派盆景、林梓潮糕、如皋肉食(肉松、火腿)、如皋董糖、如皋蘿卜干(長壽食品)
海安市 海安河豚、沙崗豬頭肉(中央2套美食)、李堡麻蝦醬
如東縣 如東紫菜、如東海鮮、如東文蛤
海門市 海門山羊
啟東市 啟東海魚、文蛤

類別 人物
史海先賢 張謇、曹頂、沙元炳、蔣煜、李漁、范當世、白毓昆、柳敬亭、胡瑗、陳實功、葦一、韓紫石、顧貺予、劉瑞龍、顧公毅、呂岱、李方膺、徐益修、冒辟疆
政治名人 丁薛祥、劉延東、曹建明、陳炳德、顧秀蓮、苗華、褚益民、朱理治、陳煥友、張佑才、顧浩、嚴爾益、邱祖余、吉佩定、黃衛、陳錦彪、郭允沖、李金華、舒昌廉、管惟濱、周可仁、黃玉章、馬鴻、季允石、林克、吳仁忠、毛鳳鳴、顧金生、秦鏡、王康
文藝明星 趙丹、王個簃、尤無曲、高冠華、徐立孫、丁吉甫、李昌鈺、范曾、季漢生、馬伊琍、陸川、張嘉佳
世界冠軍 仲滿、包盈盈、葛菲、陳若琳、陳玘、李菊、林莉、邱愛華、馬晉、季磊、趙婷婷、徐紅艷、周玲美、茅菊蘭
院士風采 蔡美峰、周成虎、王曦、馬瑾、黃耀曾、袁翰青、蔡金濤、楊樂、徐冠仁、沈其韓、閔乃本、邱竹賢、施雅風、王之卓、嚴志達、管惟炎、印象初、巢紀平、保錚、黃先祥、袁運開、陳達、胡濟民、魏建功、韓德馨、吳慰祖、丁傳賢、姚穆、楊裕生、王威琪、林祥棣、王震西、李大潛、張彌曼、陸建華、顧曉松

南通是著名的“體育之鄉”、“教育之鄉”、“建筑之鄉”、“長壽之鄉”。

國家歷史文化名城 國家衛生城市
全國文明城市 國家環保模范城市
國家園林城市 中國優秀旅游城市
中國雙擁模范城 中國人居環境獎(水環境治理優秀范例城市)
首屆中國最美麗城市(江海明珠美) 2012年中國大陸創新能力最強的城市
2012中國特色魅力城市 2012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
2013福布斯創新能力最強的25個中國大陸城市 國家首批知識產權示范城市
全國民營經濟最具活力城市 中國大陸最具臺商投資價值城市
7星級慈善城市 國家船舶出口基地
第一個“世界長壽之都” 保護臭氧層示范城市
全國十佳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城市 全國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優秀地市
第五屆全國文明城市 2017中國特色魅力城市200強
2017年度中國最具投資潛力城市50強 2017年中國地級市全面小康指數排名第26
2018年國家森林城市 健康中國年度標志城市
2018年城市產業競爭力指數排名第19 2018年消費品工業“三品”戰略示范城市
中國城市全面小康指數前100名。 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改革試驗區
2018中國大陸最佳商業城市排名第37 2018中國大陸最佳地級城市30強
中國創新力最強的30個城市之一 2018年WFBA中國最具投資潛力城市50強
2018年WFBA中國特色魅力城市200強 2018年“中國外貿百強城市”排名第34
全國城市醫療聯合體建設試點城市 2019年全國綠化模范單位
2019年中國百強城市排行榜第23